不寒而栗!这“神棍畏缩片”太常见了

这是一个不打算往恐怖的方向发展,却最终让人不寒而栗的故事。

烂番茄新鲜度91%,英国独立电影奖17项提名。

导演+编剧罗斯·格拉斯,90后女孩,奉俊昊未来十年最看好的20位青年导演之一。

出品公司更牛逼,近年在恐怖片界名声大噪的独立厂牌A24。《女巫》《遗传厄运》《仲夏夜惊魂》《灯塔》……A24系恐怖片已自成一派。

导演的风格实验和个人表达,不断冲破恐怖片类型和观众认知的藩篱。

从海报和名字都不难看出,它与宗教题材有关。你说嗐,欧美宗教恐怖片,无非邪教驱魔,也不新鲜。

幽暗的病房,死去病人的头发还在滴沥着鲜血。

从此,她在指引下,改名莫德,用新身份成为一名私人护理。她坚信,这样的选择是上帝为她安排的“救赎计划”。于是,莫德只身来到与世隔绝的海滨小镇,一座孤零零的荒野大宅。

但《圣人莫德》却反客为主——是莫德的到来,让房子变得诡异的。

刚进门,莫德就赶忙问上个护工,阿曼达是个怎么样的人。

一般恐怖片里,对方估计该一脸恐惧地欲言又止,或是劝她小心为上。

导演本来故意将紧张气氛拉满,又亲手消解了这种类型套路。

雇主阿曼达今年49岁,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舞蹈家,如今淋巴癌晚期,生活无法自理,时日无多。

但她身上,一点没有许多绝症患者散发出的死亡暮气。

作为一个癌症病人,她香烟不离手,送药全靠酒。

这一切,对虔诚信教的好女孩莫德来说,都是不小的冲击。

她问莫德:“当你祈祷的时候,会得到回应吗?”

莫德开始诚实地向阿曼达描绘她对上帝的感知。

阿曼达仿佛真的得到了宽慰,她笑着握住了莫德的手说:

这一句,让莫德坚定了自己接下来的伟大使命。

渐渐地,却像是高潮了一般,开始双腿发软,大口呼吸。她难以自持地倒地,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脸庞突然陶醉到扭曲,变形。

为什么光明神圣的上帝,连接信徒的方式是如此地诡异黑暗呢?

每当莫德觉得上帝来了,她的脸就会变成世界名画《呐喊》。《圣人莫德》里的高能,大多数都出现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。

上帝,这一光明的形象,抵挡邪恶的存在,被导演狠狠地颠覆了。

电影中,莫德在三次最绝望的边缘,得到了上帝的感召和指引。

而这三次,莫德都看到了一只巨大的,恶心的,蟑。螂。

莫德对于上帝各种虔诚的表现,看上去非但不怎么美好,反而很邪。

她会跪在一颗颗坚硬的小豆子上,向上帝祷告。为了惩罚自己的堕落,她实力cos海的女儿,让自己每一步都踩在剧痛上。

虔诚的莫德,无疑是反常的,疯狂的,极端的。

极端的信仰之路背后,是一个孤独残缺的灵魂,以信仰之名自我毁灭。

阿曼达曾对她说:“你一定是我见过最孤独的女孩。

莫德大概率是在开头的医院事故之后,才成为了一个虔诚的基督信徒。

因为这份孤独,导致她在医院事故发生后,没有人可以依靠和帮助。

也因为孤独,在信教之后,她更是将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给了上帝。

让她的信仰之路,成为以预设的目的为坐标画的圆。

再来看看,信仰对于莫德来说,本质意味着什么。

信仰,也如同布洛芬,是她麻痹现实痛苦的方式。

医院事故后,她不仅改了名字,抹掉过去,还企图装作不认识之前的同事。在发现阿曼达对自己变冷淡后,莫德焦虑地用炉子烫伤了自己的手。

她用自己的“受难”,去证明阿曼达的“冥顽不灵”。

她已经从自己宛若圣痕的伤口中,获得了莫名的自豪和快慰。

当阿曼达告诉莫德,自己从未和她一样感受到上帝,所有的回应不过是骗她取乐时。

但现实的极度痛苦,只困扰了莫德短短一瞬,她便马上退回了信仰的幻想中。

但在她的眼里,自己杀死的是一个异教的魔鬼。

一次凶杀,反而又达成了她的被上帝垂青的高潮体验。

莫德并非没有怀疑和思考过,信仰是否真的能拯救自己。

但质疑自己的信仰,亲手打碎自己的信仰,本身就是一件痛苦的事。

所以,莫德又一次次放弃了怀疑,重新变得虔诚。

每当莫德迷惘,焦虑,对信仰产生动摇的时刻,旋涡便会出现。

宗教信仰,像是旋涡吸引着她纤薄脆弱的灵魂。

她没有足够强大的自我,来对抗这种强大的吸引力。

《圣人莫德》是恐怖片,也是一部导演表达思考和风格的实验之作。

一个虔诚至极的圣女,实际更像一个可怕的女巫。

伟光正的上帝,显灵后是一只丑陋肮脏的大蟑螂。

幻想中的飞升殉道是万人叩拜,光芒万丈,实际上则是惨烈的自焚。

我们对于同一个世界,同一件事的所见所想,可以是完全不同的模样。而这样的隔阂,直到死亡的一刻,都岿然不动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