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明建:从事繁育业,必定养护持久主义,丰欠不移,一概不许余利|献岁问大咖

四川是养猪大省和猪肉消费大省,据悉,2020年底四川全省生猪存栏3875.4万头,恢复至2017年(非洲猪瘟发生前)的88.5%;全年生猪出栏5614.4万头,增长15.7%,为2017年的85.3%。四川省生猪产业实现恢复性回升,离不开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付出。2020年畜牧业持续遭受非瘟和突发新冠“双疫”影响,又受饲料多轮涨价和全面禁抗“双重”挑战,使本身就十分艰巨的防非复产和保供稳价“双项”任务骤然变得异常艰难。

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一方面及时收集会员企业的情况和困难,第一时间向政府和有关部门呼吁,对帮助解决问题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;另一方面,在严峻的困难挑战面前,积极帮助和引导会员企业增强信心,变挑战为机遇,于变局中开新局,抢抓机遇扩能增产、转型升级应对挑战。2020年四川省畜牧业协会还组织100余家会员企业联合向全省畜牧界发出《战胜困难开拓创新,为推动畜牧业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》倡议书,倡议畜牧企业增强信心迎难而上,诚信守法守住底线,勇担责任贡献力量,转型升级绿色发展,充分展现了畜牧企业的责任担当。在非瘟疫情肆虐下,不少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会员情绪低落,惊慌、恐惧、悲观笼罩了整个产业,协会十分重视帮助企业向内找问题求发展,找准产业和企业自身的问题,并响亮提出转型升级才是应对各种挑战的治本之策、长久之路。

还多次邀请一些行业领导和知名专家为会员企业支招把脉、培训技术,收到较好效果。2020年省协会还通过农财宝典新牧网组织了一场以“转型升级,发展保供”为主题的网上论坛,收视人数达15万多,收到很好效果。值2021年新春来临之际,《农财宝典》新牧网《新年问大咖》栏目特邀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会长兰明建先生,回望2020年,畅想2021年,为农牧行业送上新春祝福。

农财宝典新牧网:您如何看待“双疫”对中国农牧业的影响?后疫情时代中国农牧业将呈现怎样的新业态?兰明建: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,加剧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。非瘟颠覆了生猪产业传统的格局、模式和技术,清零了我们的一些观念、知识和资源,生猪产业正在重塑重整重构新的发展格局。过去主要依靠经销商层层推销的模式正在被线上线下相结合、以信息数据为基础、综合配套服务平台的“一条龙”、“菜单式”服务新模式新业态所取代。

“双疫”对农牧产业的影响是巨大的、深刻的和持久的,同时“双疫”也正在加速农牧产业数字化转型,促进主要依靠“数据竞争”的数智经济的重构与发展。面对新阶段、新形势、新格局,省协会将组织引导广大会员企业加强新知识学习,更新思维观念,适应新形势,不断开拓创新,在越加激烈的竞争中夺取新发展,形成产出高效、产品安全、资源节约、环境友好、调控有效畜牧业高质量发展新格局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2020 年令你印象最深刻的行业大事和政策有哪些,为什么?兰明建:在我从事“三农”工作40多年的记忆中,对2020年畜牧业发生的一些新情况新特点印象太深刻、很难忘。

特别是在防非复产和保供稳价“双项”任务都十分艰巨情况下,国家仍然坚持如期出台了饲料全面禁抗等相关法规和政策,标志着我国养殖业正式进入无抗饲料时代,具有里程碑的重大意义!更表明中国政府净化养殖业、重塑健康养殖清洁生产、确保畜产品安全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强大决心和信心,令我十分敬佩和难忘!农财宝典新牧网:当前四川规模猪场和家庭农场、散户的分布情况是怎样的?您认为未来四川规模猪场的占比可以达到多少?养殖区域是否有新变化?

兰明建:当前四川省规模场和家庭农场主要分布在四川的丘陵区和平原区,而散户主要分布盆周山区和攀西地区,丘区和平原区散户己大量减少,目前所占比重较低。随着更多大企业的进入和快速扩张,未来四川规模养猪比重会有较大提高,预计会占全省总量一半以上或更高,而且会进一步向丘区平原和屠宰加工较发达的区域集中,单个企业或单场饲养规模也会增大,龙头企业带动家庭农场的模式也会有长足发展。但是,企业养殖、家庭农场、合作社、不同规模养殖场户同时并存的基本格局不会有大的改变,仅是企业规模养殖的比重有所提高而已,特别在边远盆周山区和攀西地区的农户养猪会依然长期存在。

农财宝典新牧网:您作为四川省畜牧业协会会长,2021年打算带领协会成员做哪些工作?兰明建:新的一年省协会将尽可能多组织一些针对性强的论坛和培训,邀请行业领导和专家,帮助会员企业提高应对各种挑战的能力,助推产业的转型升级。对大多养殖企业,重点加强成本管理的培训,帮助企业降本增效;对种猪场,重点加强提高PSY的技术培训;对育肥猪场,重点加强提高饲料转化率的技术培训;对大型养殖企业,要重点加强数字化转型的培训,促进管理从ERP升级到E0P,引导大企业数智化重构,尽快改变因快速扩张造成的人才、管理严重跟不上的现状;对中小养殖场户,重点培训引导其融入产业生态,实现与综合服务平台的连接,提升其生存发展能力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您如何看待这种行业周期的此消彼长的转变?您认为这对业内企业来说蕴含了哪些挑战和机遇?兰明建:“猪周期”是长期困扰生猪产业稳定发展的一大危害。

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养殖主体多元化、生产条件和水平千差万别、加之生猪生产周期本身较长、生产又受疫病、政策、资源、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较大,等等。但我认为最主要的是传统统计工作不适应发展变化了的产业形势,受到干扰因素多、干扰大,统计数据不及时、不准确,导致各类养殖主体获得的信息不及时不真实,政府掌握的数据也不及时不准确,必定导致养殖行为或多或少;也因为统计数据的滞后和不准确,政府也难以及时、准确进行宏观调控,这些都是“猪周期”频繁无常发生的重要原因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有人说,非洲猪瘟令中国猪业将快速集团化,中小养殖户乃至中型养殖企业将大量减少。

您是否认同这一观点?您认为未来中国猪业的结构会是怎样的?兰明建:我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。集团化是一个趋势,但生猪产业与其他产业有很大不同,是科技含量很高的生命产业,又是关系农民收入和老百姓消费的民生产业,要在政府宏观调控指导下推向市场化,也不能主要依靠资本无序扩张来加速集团化,要依靠有“三农”情怀、丰歉不移、长期坚守的行业龙头企业来逐步发展壮大,而且也不能太快,要根据中国农村社会发展变化稳步推进,还要稳妥处理好与其他经营主体的关系。因为中国太大,有平原、丘陵、山区、高原等,不同地区情况千差万别,有适合集团化发展的地方,也有适合中小养殖场户生存的空间。

从资本追逐利润的天性看,还有很多集团不愿去不会去、至今散养户仍占主体的我省盆周山区,特别是攀西彝族聚居区。彝族同胞历史上就有户户养猪、家家吃小猪肉的传统习惯,这些地方散养户至今仍是主要形式。养猪会快速集团化的结论,是在去年养猪“暴利”情况下得出的。

随着养猪利润逐渐常态化甚至一遇“猪周期”还不时带来不小亏损时,养猪必定从拼资本、拼速度转到拼成本、拼效益上来,那时要主要依靠养猪人的责任心才能把技术、管理真正落地,才能把成本真正降到最低。这种情况下,究竟哪种经营主体更具优势?真的还很难说。我考察学习过不少非常优秀的龙头企业,也调查过不少非常了不起的农户养猪,在去前年周边非瘟肆虐情况下,他们照样稳坐钓鱼台,至今也平安无事,说明特殊情况下责任心比什么都重要。

相比之下,一些企业的代养户,由于企业服务跟不上不到位,管理方式手段落后,情况真的还不如有的散养户。因此,从长远看,集团、企业、中小场户和散养户在各自的领域和生存空间同时并存将是常态。从中国农情和发展和谐社会看,从党的“三农”政策和乡村振兴战略的要求讲,都必须重视保护和扶持中小农户的发展,扶持他们向专合社和现代家庭农场等适度规模升级,鼓励他们之间开展合作和联合经营,或与龙头企业建立稳定的产业联合体,或以信息数据为基础融入产业生态圈,与综合服务平台连接,促进稳定健康发展,而绝不能让他们在农业现代化中被边缘化。

养猪业产业化、集团化是一种趋势,但不能主要依靠资本的无序扩张,而应依靠长期坚守的行业龙头企业不断提升和逐步发展。龙头企业也好,企业集团也好,功夫应主要花在引领产业发展,带动农户生产,改进管理方式、提升管理水平上,充分发挥其在队伍、技术、管理、资金等方面优势,重点在农户难以承担的种、料、防和科研、加工、品牌与营销等领域发挥引领作用,在生产上发挥带动作用。我不太主张商品肉猪也主要由企业养殖,主要应交由龙头企业带动的或联合的合作社、家庭农场来承担,这样对乡村振兴、社会和谐发展以及用地、环保、分散化解风险等方面都有很多很多的好处。

在5G时代,龙头企业必须加快数字化转型,促进企业管理从信息化到数字化的蜕变,加强数据平台建设,让一切业务在线化,一切动态在线化,提升龙头企业对代养场户的服务、管理能力,提高对企业人、事、物的监管水平,才能确保产出高效、产品安全、调控有效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过去两年,养猪行业最热的主题是防非和复产。2021年,您认为最热的主题会是什么?兰明建:由于去年许多龙头企业包括跨界巨头都对生猪产业进行了大量布局,我认为2021年以至今后,养猪产业的竞争会逐步加剧,但拼资本、拼速度的时代会逐步过去,竞争主题是成本控制和品牌质量,核心是技术和管理的竞争,本质是人才竞争,谁能让精准养殖和精细化管理真正落地,谁就是赢家。

在体制上还不能很好解决为自己干和为“老板”干一致性时,就必须依靠科技的力量,用数字化转型来提升管理能力和水平,最大限度降低管理成本,减少管理损失,提高养殖效益和经营效益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您如何预计 2021 年猪价的波动走势,最高最低各能到达多少?

兰明建:在畜牧业快速发展变化的今天,但我们的统计调查工作仍然沿用传统方式方法,加之受多种因素干扰,很难做到及时准确,在此基础上也很难准确作出预测。与其他行业和领域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新形势相比,加快农牧业数字化转型己势在必行。

只有数字化转型才能动态掌握产业、行业发展趋势,把握未来,才能为科学决策提供科学依据。在现实下,仅从我了解掌握的相关情况,预计2021年猪价一定会在波动中走下,逐步走向符合价值规律的常态价格,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。往上波绝不会高于2020年的水平,理由很简单,全行业对非瘟的防控能力己大大好于非瘟初发期,复产也好于预期,猪价怎么也不可能高于2020年严重“缺猪”期;向下波也不应低于社会平均养殖成本,从2020年到新年伊始,饲料己连续十一次涨价,控制养殖成本必将成为2021年和今后养殖业的主题,凡高于社会平均养殖成本的最终必将逐步出局,这就是价值规律。

我个人比较担心的是,单纯为追逐利润而涌入的商业资本进入快退出也快,如果退出太快或许对猪价振荡影响会大一些,但都不会超出2020年的“异常”情况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对于2021 年,您个人有什么小目标?兰明建:我作为协会会长,有责任与广大会员企业和养殖场户一道加强学习,认清新形势,形成新共识,掌握新对策。特别要学深悟透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,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,认真贯彻新发展理念,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。

2021年省协会将继续在促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上狠下功夫,尽可能多组织一些线上线下的各种论坛培训活动,针对性地邀请这方面的专家和实战企业家给大家支招把脉,促进我省生猪产业高质量发展。农财宝典新牧网:关于2021年,你最想对行业同仁说的一句话什么?兰明建:未来已来,随着5G的商用,对传统产业数智化改造势在必行。衷心希望行业同仁们,包括广大养殖企业,上下游关联企业以及服务、监管部门早日行动起来,早行动早主动,才能赢得未来!。

相关文章